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
难忘杂烩面
发布时间:2023/3/27 8:32:11 点击量:539 文章来源:湄州日报 最后更新时间:2023/3/27 9:35:02 作者:李福生 录入者:

莆仙传统的杂烩面一直让我难忘。在20世纪60年代,其色泽鲜艳,质嫩味鲜,润香可口,一下子就勾起我的味蕾。

几时,涵江大街小巷的小饭店里,都有杂烩面。只见饭店掌勺师傅将洗净的芥蓝菜切成段,蒜切末,葱切花。将炒锅置旺火上,倒人花生油烧热,下蒜末煸炒,加入酱油、骨汤烧沸,再把面条抖散入锅煮熟,下芥蓝菜烧沸,用漏勺捞入碗中后,把猪肝、猪心、炸豆腐、肉皮燕下到锅内的原汤中煮一下,再放人尾口、排骨、五花肉、扁食燕,调好味,用漏勺把杂烩料捞起,排放在面条上面,撒上葱花,把汤汁盛人碗中。吃客先嘬上一口热汤,旋即夹起面条,随着“哧溜、哧溜”的吸食声,来不及慢慢咀嚼,面条便滑溜进肚子里。再吃上面的杂烩料,真叫一个“美极鲜”。

那时物质匮乏,涵江咸头顶“工农兵饭店”的杂烩面1碗要3两粮票1角5分钱,是老街居民临时招待来客的丰盛大餐。那时老百姓普遍缺油水,常常饿得前胸贴后背,都舍不得去吃一碗点心。一次,在外地工作的大舅回家探亲,母亲便让我去“工农兵饭店”买一碗杂烩面接待大舅。一路上,我不停望着竹篮中杂烩面上的8种荤素配料,垂涎欲滴,走到半道,偷偷抓起一块猪肝往嘴里塞,狼吞虎咽到肚子里,真过瘾。

1968年初春的一个晚上,被下放到山旮旯乡村当医生的父亲,和几位村民用板车推着急病的老乡,步行60多里路来涵江医院救治。回家后饿得发慌,母亲赶紧拿出平日积攒的粮票和钱,叫我去买一碗杂烩面。提回家后,父亲急不可耐,“呼啦啦”一下子就吃得碗底朝天,直呼好吃,让站在他身旁的几个孩子馋得直流口水。后来,我们发现,杂烩面上的几大块荤素配料父亲都舍不得吃,在吃面条前全部夹进桌上的空碗中,全都留给几个小馋嘴过把瘾。

现在回想起那些年的一些事,真是比吃一碗杂烩面更叫人难忘。


我要评论
   

宗亲评论

目前暂无任何评论!!!


|